您好。
我是<Name>。
- Chara於屠殺路線結尾的自我介紹

Chara(/ˈkærə/;KARR-ə)(也被稱為第一個人類或墜落的人類),是第一個掉進地下世界的人。也是玩家於遊戲開頭取的人,但不是玩家遊玩遊戲全程時使用的可控制角色

簡介

掉進地下世界的Chara。

外貌

Chara外表與主角驚人的相似,Asriel也說過Chara與主角的「服裝品味差不多」,且與主角一樣性別不明。兩者都在同樣的年齡掉進地下世界。Chara棺材上的紅色靈魂也顯示Chara的靈魂顏色與主角相同。

屠殺路線最後,Chara身穿青檸及卡其色的條紋襯衫(顏色為主角服裝的倒色)、棕紅色的褲子及鞋子。Chara有桃色的皮膚、棕色的頭髮、玫瑰色的臉頰、和張開的雙眼,還有與主角的無口表情相反的微笑。

個性

孩子,當我看著你的時候……你讓我想起了很久以前那位掉進地底世界的人類……你的眼裏有著正如當時那孩子眼裏,一模一樣的渴求。
- 花花於前一輪遊戲被殺時,Asgore的延伸獨白。

由于Chara本人只在屠杀路线最终和游戏中开始时的动画里出现,对于Chara生前的个性几乎无法从游戏中得知。我们只能透过与相关人物的对话及旁白理论推测。

Asriel提及:Chara因為一個不是那麼好的理由而登上伊波特山,Chara對人類懷有強烈的恨意,這也許是Chara登上伊波特山的主要原因。

Chara生前是Asriel最好的朋友,這點可以在和Asriel的最後一戰看出,而最後也是Chara用自己童年的回憶喚醒了Asriel;但Asriel也在完美結局最後表示Chara並「不是最棒的人」。

主要故事

Chara与他的家庭,脸被一束金色的花朵挡住了。

掉進地下世界後,Chara被Toriel跟Asgore收養並待同親生子,並與Asriel成為彼此最要好的朋友,怪物們都說Chara讓整個地下世界充滿了希望。

有天,因攝取毛茛而得了絕症的Chara,表示了想見到長於故鄉村中的金黃色花朵的渴望。死後,Asriel吸收了Chara的靈魂,他們分享了身體的控制權。Chara帶著自己的屍體穿越了屏障,並試圖使用他們全部的力量。但Asriel抵抗了Chara,最終使得人類殺了這兩個靈魂的融合體。

在第四捲真正的實驗室錄影帶中,Asriel說:「噎…耶!我們會變得強大!我們將會解放所有的人。」第五捲:「六個,對吧?我們只要得到六個…」屠殺路線中,花花告訴Chara應該為他們的開始作個結束,並解放所有的人。花花也附述:「然後…就讓他們瞧瞧何謂真正的人性。畢竟不管怎麼說…這個世界依舊是殺,或是被殺!!」Asriel告訴主角會想出這個格言,是因為他對Chara的抵抗而導致兩人的死亡。Chara於屠殺路線結尾也稍微提及了這件事。[1]

Chara的遺體最初被安置在城堡地下室的棺材中,而後其他掉落的人類的遺體也放置於此。當Toriel離開Asgore的時候,她將Chara的遺體帶至廢墟並妥善埋葬。

屠殺路線中,Chara提及是主角的「決心」及「人類靈魂」使其從死亡之中甦醒。這能證實遊戲中某些敘述、動作及事件的描述是Chara所作的,但這些目前都僅屬於玩家的推測。

中立路線

當玩家死在遊戲中時,可以聽到Asgore的聲音說「保持決心(stay determined)」。這時所聽到的訊息和Chara生病時所聽到的是一樣的。

主角也會在自己的夢中聽見Chara的名字。在故事中,如果你在廢墟最後饒恕了或殺死了Toriel,在Toriel家睡了一覺,你會聽到Asgore的聲音說著:「Chara,拜託……醒醒!你是人類和怪物未來的希望!」當主角第一次掉進瀑布的垃圾場時,也可以聽到Asriel和Chara初次見面時談話的內容。

Chara,對吧?那真是一個好名字,我的名字是——
- Asriel Dreemurr向Chara介紹他自己,這是他們於垃圾場的回憶。

完美路線

Chara!你必須保持決心!你不能放棄……你是人類和怪物們的希望啊……
- Asgore真正的實驗室中被錄像機錄下的一句話

真正的實驗室中,錄像機錄下了Chara與他家庭的互動。在與Asriel之戰的最後,當主角呼喚Asriel之名拯救他的時候,Chara的回憶開始播放,展現了Chara掉進地下世界後的生活,包括被Asriel發現、以及Chara的家庭等等。在戰鬥過後,Asriel終於認可主角是Frisk而非其他任何人。

在尾聲的王宮地下室,那個放有孩子遺體棺木的房間中,若Frisk再次調查Chara的棺材,才會注意到,在靈柩的底部有用來包木乃伊的布。(原文:mummy wrappings at the coffin's bottom.

屠殺路線

這個路線會有許多角色批評主角(不一定為玩家或Frisk)的冷酷行為,甚至不認為主角是人類。

Chara的遊戲內圖示。

遊戲中,Chara 唯一以人類形貌出現的一次是在屠殺路線的最後。在第一次完成屠殺後,如果選擇了「錯誤」的選項,Chara就會進行數據刪除。

Chara說自己是因為玩家的力量和決心而復活,而Chara重生的原因就是力量本身。Chara定義自己為玩家在數據成長時所感受到的快感,並要求玩家抹消這個世界,重新开始。

這時玩家可以選擇要「抹消」世界,或是「不要」。

  • 如果玩家選擇「抹消」,Chara會誇讚玩家是「一個好夥伴」。
  • 如果玩家選擇「不要」,Chara 會對玩家說:「什麼時候輪到你來做主了?」然後接著會有一個突發驚嚇(連結為其畫面Gif,有突然嚇人因素,慎點!),接著Chara的五官流出黑色的液體!伴著驚悚的背景音效不斷抽搐和放大的樣子。

Chara無視了玩家的選擇,並摧毀了世界(即進行數據刪除),強制關閉遊戲視窗。

在完成路線後,如果玩家重開遊戲並放著十分鐘,Chara將會向玩家說話。Chara覺得玩家想回到遊戲世界,並提醒玩家是自己害遊戲世界被摧毀的。在詢問玩家是否思考過自己是一切的元兇後,Chara提供了一個重塑世界的機會,代價是玩家的靈魂。同意這場交易將會重塑世界,但會有一些不可回復的改變,特別是在完美結局(即觸發「偽善路線」)。拒絕提議則會讓玩家必須要再等十分鐘,然後Chara才會再度提議。

如果你第二次完成屠殺路線,Chara會稱呼自己為「隨呼即到的惡魔」(原文是 the demon that comes when people call its name,稍微改變了「說曹操曹操到」這句俗諺的語序)。Chara說玩家再一次重造世界並摧毀它是一種Chara完全不能理解的「變態般的自作多情(perverted sentimentality)」,並建議玩家如果要再度重塑世界,可以選擇另外一種步調來玩。Chara會再度詢問玩家是否要抹消世界。

  • 如果玩家選擇「抹消」,Chara 會再度稱呼玩家為「一個好夥伴」,並且說彼此會永遠為伴。
  • 如果玩家選擇「不要」會讓 Chara 告訴玩家說,這種扭曲的感覺正是Chara剛才所說的東西。Chara接著提醒玩家說玩家早已賣出了自己的靈魂,接著突發驚嚇,然後再度摧毀世界。


Toriel

Chara掉進地底世界時,Toriel對他關懷備至。

Asgore

正如Toriel一般,Asgore也給予Chara無微不至的照顧。在Chara為Asgore編織的粉色毛衣上綉有「老爹先生(Mr. Dad Guy)」可看出這一點。

遊戲中的 Chara

有一說法指出,遊戲中所看到的旁白都有可能是Chara所為。

  • 於屠殺線和部分中立線中,Chara 的提示音以及表現出的精神狀態漸漸有所變化。Chara會在玩家存檔時額外提示當前場景剩下多少只怪物,(有人認為這是在叫主角趕快把他們全部解決掉,也有人認為Chara是在警告主角。)並有一些相悖於一開始的責任感的話語。
  • 在遺跡里的糖果罐里拿第二顆糖,會出現:「你可真是個人渣。」而拿第四次時,糖果罐被打翻後還會有「看看你做的好事」的字樣。
  • 在實驗室調查狗糧時,如果殺死怪物的數量少於二十,會出現「這是一袋半滿的狗糧。」殺戮量大於二十時,會出現「這是一袋半空的狗糧。」殺戮量再增多,則出現「這是一袋半空的狗糧。」「你突然想到一些好笑的事情。」
  • 第一次屠殺線最後,不同選項的對話
    • [ 擦除 ]
      • 很好的選擇,你是個好夥伴。
      • 我們將會永遠一起合作的,對吧?
    • [ 不要 ]
      • 不要...?
      • 哼...
      • 真奇怪。
      • 我想你一定誤會了。
      • 如果現在,你正在操控...
      • 你什麼時候有控制權了?

混沌

在突破屠殺路線後,等待十分鐘後才重啟遊戲才會出現。

混沌

  • 真有趣。
  • 你想回去呢。
  • 你想回去親眼看看被你一手破壞的世界呢。
  • 事情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你。
  • 這個世界是因為你而被毀滅。
  • 但你無法接受,
  • 你以為你可以改變它。
    • 就是這樣。 [選擇 是]
    • 什麼? [選擇 不是]
[等待六秒後...]
  • 或許。
  • 我們可以做出一些折衷,
  • 你身上仍有我想要的東西,
  • 把它給我。
  • 然後我就會創造一個新的世界給你。
[選擇 好]
  • 那就這麼決定了。
  • 你要交出你的靈魂
[選擇 不要]
  • 那我們就永遠待在這裡。
[選擇 好吧]
  • ...
  • 那,就說定了。

第二次屠殺路線的結尾

第二次 屠殺路線 的結尾

  • 你好。
  • 我是 Chara。
  • "Chara。"
  • 那個隨傳隨到的惡魔。
  • 無論在什麼時候,
  • 什麼地點,
  • 一次又一次地,我必定出現。
  • 而且都是,因為你的幫助。
  • 我們一起合作的話,能將所有敵人斬除,變得越加強大。
  • HP. ATK. DEF. GOLD. EXP. LV.
  • 每一個數字的上升,所帶來的那股感覺...
  • 就是我,
  • "Chara。"
  • 不過,
  • 你和我不是相同的存在,對吧?
  • 你的靈魂有著一種奇怪的感覺。
  • 這就是為什麼你會一直回來這個世界。
  • 並不斷毀滅它。
  • 你。
  • 你是個病態並且自作多情的人。
  • 哼嗯。
  • 我已經無法理解你了。
  • 儘管如此。
  • 我在義務上還是想提醒你,
  • 你重新創造一個新的世界後,
  • 走另一條路,是個更理想的做法。
  • 現在,夥伴,
  • 讓我們把這個毫無用處的世界扔回混沌吧。


[選擇 毀滅世界]
  • 真好,你果然是個好夥伴。
  • 我們將會永遠在一起合作的,對吧?
[不要]
  • 不要...?
  • 噢...這就是你那股感覺,
  • 就是我剛剛提及的那個感覺,
  • 很遺憾的是,對你而言...
  • 你老早以前就做出了你的選擇。

在瀑布,如果你沒殺掉所有怪而試圖前往斷橋,會提示「強烈感覺還剩下x(x為剩餘的怪物數量)個,目前不適宜前進」。

  • 搜查著Toriel的家的時候:
    • 廚房:「刀子在哪裡?
    • 鏡子:「是我,Chara。」
  • 搜查著雪町森林的時候:
    • :這裡有個洞。
    • 雪十面體 : 這是個雪球。
  • 搜查著Asgore的家的時候:
    • 掛鎖:「把它們放在廚房和走廊里。
      • 當持有一把鑰匙時:「(該有兩把鑰匙。)
      • 開鎖時:「(我打開了鎖鏈。)
    • 月曆:「我來這裡的那天。
    • 床:「我的床。」和「的床。」
    • 書架/Asgore的衣櫥:「沒什麼有用的。
    • 冰箱:「沒有巧克力。
    • 廚房的便條:「我已經讀過了。」
    • 爐子:「爐頭。」
    • 照片:「...
    • 日記:「那些分錄總是相同的。
    • 花畫:「我的畫。
    • 衣櫥:「我們的衣服。」
    • Asgore的衣櫥:「還留著那毛衣。」(指的是Asgore那件綉有「老爹先生」字樣的手制粉色毛衣。)
    • 鏡子:「是我,Chara。」
    • 真刀
      • 當裝備時:「是時候了。」
      • 敘述:「我們上!」
    • 墜飾鎖
      • 當裝備時:「物歸原主。」
      • 敘述:「怦然心動。」
    • 當調查有著紅色靈魂的棺木時:「就和它看上去的一樣舒適。」
    • 在許多Boss戰以及小怪戰里,如果玩家選擇"調查"敵人資訊時,文字亦有頗大的更動。

完美結局與偽完美結局之間的差異。

如果玩家曾完成屠殺結局,Chara 會在完美結局致謝名單中短暫出現。如果玩家選擇要和 Toriel 待在一起,名單播放完後的景象會是在 Toriel 關上門後,在床上熟睡的 Frisk,瞬間變成雙眼發紅的 Chara,並對著螢幕微笑。遊戲切入黑屏,背景播放著花花的笑聲,不過較為低沉。同樣地,如果玩家選擇離開,名單播放完後的照片每個人臉上都被畫上了叉叉,除了代替了 Frisk 的 Chara。

名字

  • 「Chara」看似只是「角色」(Character)的縮寫,不過據推測其還有一些更深層的含意。
    • 例如,Chara 的希臘文「χαρά」代表著「喜悅」(joydelight,gladness)。愛爾蘭語的「朋友」(Friend)寫作「Cara」。
    • 當試圖將掉落的小孩取名做「Chara」,會得到「真正的名字。」的回應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  • 如果移除存檔中的名字,默認將給予其「Chara」這個名字。

其他

  • 托比‧福克斯建議玩家用自己的名字來替掉落的孩子命名[2]。作者補充道,前提是玩家真的想不到的話。
  • Chara也有影射巧克力的意思;因為當主角在Asgore 的家搜索冰箱的時候,文字框顯示了「沒有巧克力。No chocolate.=()」。
    • 雖然Asgore家裡沒有巧克力,但Toriel 的家里有一條巧克力;這很可能是Toriel為了紀念Chara而在冰箱里放了一條。
  • 心形墜飾鎖是Chara的物品,當主角裝備上墜飾鎖時,會顯示了「物歸原主(right where it belongs)」。
  • 當Chara在向玩家們自我介紹時的背景音樂,通常被粉絲們命名為「Chara」或是「墮落的孩子」(Fallen child) 。實際上,音檔名稱是「mus_zzz_c」以及跳殺時的是mus_zzz_c2」。
  • 遊戲檔案中有一些圖示畫著Frisk穿著類似Chara的衣褲,沒有臉但是眼睛下方有著陰影。
  • 在屠殺路線中,Sans 與 Chara 都說過類似的話。譬如,在 Sans 一戰中,Sans 告誡玩家:「對你而言,這裡已一無所有。」("There is nothing left for you here."); 在混沌中,Chara:「對我們而言,這裡已一無所有。」("There is nothing left for us here.")。或許這是在告誡玩家們停止遊戲,否則後果會遠比屠殺路線的還更糟。
  • 201X年並非UNDERTALE故事發生的年份,而是Chara到達地底的年份。鑒於當完美路線或是中立路線的時玩家在 Asgore的家調查月曆的時候會看到「上面有個日期被圈起來了」,而在屠殺路線調查月曆時Chara會說「我來到這裡的那天。
  • 部分中国玩家戏称Chara为“猹”。

DEBUG MOD的CHARA.png

參考資料

  1. 一開始我很混亂。我們的計劃不是失敗了嗎?」 - Chara
  2. "Some people say "What am I supposed to name the fallen child?" Your own name." - Toby Fox. September 15,2015. Twitter. 有人说我该叫这个堕落的孩子叫什么名字? 你自己的名字-Toby Fox 2015年9月15日
角色列表
主要角色 花花TorielSansPapyrusUndyneAlphysMettatonAsgoreFriskChara
廢墟的敵人 假人 (Dummy) ● 青蟈 (Froggit) ● 胡思 (Whimsun) ● 小霉 (Moldsmal) ● 獨眼 (Loox) ● 菜菜 (Vegetoid) ● 否音(Migosp) ● Napstablook歐防風 (Parsnik) (困難模式) ● 霉德莎 (Moldessa) (困難模式) ● 弗音 (Migospel) (困難模式)
雪町的敵人 雪鴨 (Snowdrake) ● 寒鴨 (Chilldrake) ● 冰帽 (Ice Cap) ● 禮鹿 (Gyftrot) ● 躲狗 (Doggo) ● 公狗狗和母狗狗 (Dogamy and Dogaressa) ● 小狗狗 (Lesser Dog) ● 大狗狗 (Greater Dog) ● 傑利(Jerry) ● 老滑頭 (Glyde) ● 憤怒喵喵 (Mad Mew Mew)
瀑布的敵人 亞倫 (Aaron) ● 大霉 (Moldbygg) ● 約涮 (Woshua) ● 提米 (Timmie) ● 憤怒假人 (Mad Dummy) ● 羞壬 (Shyren)
熱地的敵人 火金 (Vulkin) ● 傲嬌飛機 (Tsunderplane) ● 火榴繩 (Pyrope) ● 瑪菲特 (Muffet) ● 皇家衛兵 (Royal Guards) ● 真抱歉 (So Sorry)
核心的敵人 終極青蟈 (Final Froggit) ● 胡思亂想 (Whimsalot) ● 散光 (Astigmatism) ● 怒法 (Madjick) ● 夜騎 (Knight Knight)
合成怪物 記憶之首 (Memoryhead) ● 內狌 (Endogeny) ● 收割鳥 (Reaper Bird) ● 檸檬麵包 (Lemon Bread) ● 雪鴨的母親 (Snowdrake's Mother)
攤販、商人 棒淇淋店員 (Nice Cream Guy) ● 雪町店長 (Snowdin Shopkeeper) ● 格爾森 (Gerson) ● 提米商店 (Tem Shop) ● 鱷鱷和貓貓 (Bratty and Catty) ● 漢堡褲 (Burgerpants)
其他角色 其他NPC怪物小孩 (Monster Kid) ● 煩人的狗 (Annoying Dog) ● 河流人 (River Person) ● 八名人類 (Eight Humans) ● Asriel DreemurrW. D. Gaster
編輯
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,均在CC-BY-SA协议下提供。